两个截然不同的紧急会议
编辑:admin 两个(1)截然不同(1)紧急会议(1)
字号:A-A+
摘要:1945年关东州厅大楼(今大连市政府办公楼)。1945年8月15日,关东州厅紧急会议在此召开。 当年,赵恩光的活动都是在周水子火车站进行的。 德成商号,左友文在这里召开党员大会。

1945年关东州厅大楼(今大连市政府办公楼)。1945年8月15日,关东州厅紧急会议在此召开。

1945年关东州厅大楼(今大连市政府办公楼)。1945年8月15日,关东州厅紧急会议在此召开。

当年,赵恩光的活动都是在周水子火车站进行的。

当年,赵恩光的活动都是在周水子火车站进行的。

德成商号,左友文在这里召开党员大会。

德成商号,左友文在这里召开党员大会。

    刘功成  本报记者车承川

    1945年8月15日,裕仁天皇向全世界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日本统治了40年的“辽东租借地”——大连为之震动。当日下午,苏军坦克部队突破日本关东军防线,逼近辽东半岛。在隆隆的炮声中,两个紧急会议同时在大连召开,但会议内容却大相径庭,会议结果更是冰火两重天。当时,这两个鲜为人知的紧急会议,对大连造成了很大影响……

    关东州厅紧急会议作出终战决议

    当时大连最高统治机关——关东州厅的官员听到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的广播,哭天抢地,一片混乱。州厅最高长官今吉敏雄垂头丧气地主持召开紧急会议,作出“关东州厅终战决议”。其主要内容是:1.解除战时动员,停止军事生产,三日内动员学生返乡;2.停止简易兵器的生产并予以烧毁。此前依关东军命令,由州厅长官直辖的“增产体制”所用的私人枪支、短剑、手榴弹等武器全部收回,送缴大连铸造所锅炉烧毁;3.将大连军事基地和工厂所役使的“特殊工人”中的中国战俘直接遣返原籍,以防止对社会治安产生不良影响;4.腾出学校校舍收容外地来连的日本难民及逃散的日本军人;5.由州厅经济部筹措粮食,缓解粮食储备不足;6.分期分批释放在押犯人。

    其实,在1945年8月11日以后,关东州厅与其上级机关关东局和关东军已完全失去联系,今吉敏雄明知日本败局已定,仍妄图控制大连局势。8月11日,他召集关东州厅管辖下的各市长、民政署长、警察署长开会,布置在“非常状态下”有关警备、粮食和疏散等方面的工作;指令大连的“日本男人必须抵抗到底,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市内所有大工厂都按照今吉敏雄的训示,利用残存的军工原材料,彻夜生产手榴弹等军火,准备“决一死战”。

    8月15日下午,关东州厅紧急会议作出的6项“终战决议”,其实是今吉敏雄在日本败局已成事实的情况下不得不对自己上述倒行逆施行径作出某些修正,但仍包含杀机和险恶用心。这从州厅及其所属机关所进行的“终战处理”中可以看得很清楚——

    首先是销毁罪证,将重要文件和档案全部烧毁。

    其次是进行最后一次屠杀,匆忙对刘逢川、何汉清等6名共产党人“立即执行绞刑”。

    第三是武力筹措粮食。当时,大连人口约80万,其中日本人口20多万,粮食储存量仅够维持两个多月。妄图继续控制和稳定局面,关东州厅经济部紧急调集50辆卡车、70名特别警察和职员,到庄河地区掠夺粮食;同时派出50只帆船组成粮食抢劫运输队,从海路开往大孤山执行同样任务。由于当地中国人的激烈反抗,他们毫无收获,只好用卡车把居住在庄河、大孤山的700多名日本人运回大连。“州厅经济部筹措粮食,缓解粮食储备不足”的“终战处理” 计划完全落空。

    9月23日,苏军逮捕今吉敏雄,关押在原日本大连宪兵队本部(后将其作为战俘押送西伯利亚)。至此,关东州厅紧急会议作出的“终战决议”灰飞烟灭。

    中共胶东大连支部委员会议 决定建立工人武装,迎接解放

    1945年8月15日下午,中共胶东大连支部委员会议也在沙河口刘家屯小山(今中山公园)紧急举行。支部书记左友文主持会议,介绍最新形势。委员们欢欣鼓舞,热泪盈眶地相互拥抱,庆贺他们为之奋战多年的抗日战争取得伟大胜利,决心在大连人民“对日寇的最后一战”中充分发挥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支委会冷静地研究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大连的政治形势变化和我党的应变之策,统一了认识,决定在现有工作据点的基础上,由支部委员赵恩光、李彭华分两路建立工人武装;并决定积极配合苏军解放大连。

作者:shuai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于2019-06-12 10:07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