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解放了
编辑:admin 大连(12)放了(1)
字号:A-A+
摘要:苏军坦克部队抵达大连,受到热烈欢迎。 1945年8月16日《大连日日新闻》刊载裕仁天皇《停战诏书》。 欢庆大连解放的市民。     1945年8月15日,虽然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并没有改

苏军坦克部队抵达大连,受到热烈欢迎。

苏军坦克部队抵达大连,受到热烈欢迎。

1945年8月16日《大连日日新闻》刊载裕仁天皇《停战诏书》。

1945年8月16日《大连日日新闻》刊载裕仁天皇《停战诏书》。

欢庆大连解放的市民。

欢庆大连解放的市民。

    1945年8月15日,虽然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并没有改变大连当时的社会现状,但是,毕竟这一天让我们看到了历史将翻开新的一页,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因为随着这一天接踵而至的苏军进驻,大连成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特殊解放区,大连人民终于体会到了真正解放的滋味。这一天在大连的历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刘影 本报记者车承川

    8·15:大连市民拱手相庆

    1945年8月15日正午12时,日本天皇的《停战诏书》广播从大连中央放送局的扩音器中发出……

    听懂了日语广播的大连市民走向街头,奔走相告:“日本天皇宣布投降了”“小鬼子垮台了”“大连光复了”“中国人出头的日子来到了”……

    一时间,大连市内主要干线的交通中断,行驶在路上的一辆辆电车死死地停放在路轨上,车上的乘客全部下光。街道两旁的日本商店纷纷关闭;中国店铺的店员们敞开大门跑出门外;小商贩顾不上卖水果,与市民们拱手相庆。一些市民还在街上放起了鞭炮,急中生智的孩子们也敲响了铜盆。在火车站的广场上,一些人自发地围在一起,扭起了秧歌。胜利的喜悦使大家忘记了炎热,欢乐的人们直到夜幕降临才恋恋不舍地回到家中。

    历史性的一刻带给大连人的是喜悦,是热血沸腾,是乌云开始消散第一缕阳光照射下来的温暖。

    对大连地方史一向颇有研究的孙玉老先生也向我们讲述了那些当时生活在大连的日本人听到天皇宣读《停战诏书》时的反应——1945年,孙玉在日本公学堂读小学五年级,他大哥是学校里的中国教师。8月15日中午,孙玉的大哥从收听完广播的日本教师脸上看到的是悲伤、痛苦和绝望。一位日本教师走到他面前,低着头,语气沉重地说:“你们胜利了,我们战败了……”

    8·16:五位抗日志士倒在屠刀下

    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投降的广播刚一播出,旅顺刑务所(今旅顺日俄监狱旧址)的日本人员就在典狱长田子仁郎的亲自指挥下,在刑务所的锅炉房、前楼东侧的菜窖中,将一批记录着日本在旅顺刑务所犯下滔天罪行的档案资料集中烧毁,据后人回忆,这一焚烧行动一直持续了3天。

    同一天,几个在刑务所里受尽折磨的普通民众曾被秘密释放,然而很多在押的政治犯却没有这样幸运,在日本宣布投降后,也没有躲过日本法西斯的魔爪,最终被残忍杀害,其中就有共产党员、做地下情报工作的刘逢川、何汉清。8月16日中午,一辆小汽车将二人由大连刑务支所秘密押至旅顺刑务所绞刑室,当天下午2时左右,在田子仁郎的亲自指挥下,刘逢川、何汉清被秘密绞杀,同日牺牲的还有3位抗日志士。如今只留下刘逢川的一首诗:新旧年过在狱中,艰苦常羡烈士风。至死不屈英雄志,革命气质旋鲜明。

    8·22:苏军进驻旅大

    1945年8月22日,根据《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及有关协定规定,旅顺口海军根据地以金县石河驿西海岸至东部黄海岸邹家嘴子一线为界的南部地区,由苏军实行军事管制。是日,苏军后贝加尔方面军副司令伊凡诺夫中将从吉林洮南飞往沈阳。午后,伊凡诺夫中将率250名空降兵从沈阳起飞,在大连旅顺土城子机场着陆后,立即解除了驻扎在机场及附近的日本守备部队武装,之后迅速换乘缴获的日军汽车向旅顺奔去。面对从天而降的苏军,驻旅顺守备司令小林海军中将目瞪口呆,遂向伊凡诺夫投降,交出要塞。丝毫未受阻碍的苏军顺利地占领了电报局、车站和停有日本军舰的港口,同时解除了驻旅顺口各地守备部队的日军武装。苏军在太阳沟建立旅顺警备司令部,季古诺夫任旅顺警备区司令。

    同日,雅曼诺夫少将也率250名空降兵在大连周水子机场着陆,并解除了大连市内日军武装,雅曼诺夫任大连警备区司令。

作者:shuai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于2019-06-12 11:41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