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师于先生给了我们一颗中国心
编辑:admin 中国(26)我们(6)我的(1)老师(1)于先生(1)先生(1)给了(1)一颗(1)
字号:A-A+
摘要:旅顺高等公学校。 修建关东神宫时,中日学生参加“勤劳奉仕”的情景。 今年,是我们可爱的祖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七十周年华诞。我爱我的祖国,因为在我人生之初,有一段被奴

  旅顺高等公学校。

  旅顺高等公学校。

  修建关东神宫时,中日学生参加“勤劳奉仕”的情景。

  修建关东神宫时,中日学生参加“勤劳奉仕”的情景。

  今年,是我们可爱的祖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七十周年华诞。我爱我的祖国,因为在我人生之初,有一段被奴役、“远离”祖国的岁月。

  “州人”先生

  启迪了大家的民族意识

  我出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旅顺口老铁山和猴石山(203高地)之间的候鸟驻留和通衢的鸟栈。

  小学,我入读旅顺师范公学校附属小学二部(农村),这是日本殖民者为“州人”开办的学校。学校除一名日本人主任先生(当时把教师称为先生),其余全是“州人”先生。

  日本语课增加了课时,汉语语文改为“满洲语课本”。班主任于国成先生,他富有一颗中国心。他深知,他带的这群小孩子学生,不知道自己是哪国人,但是,他也深知,不能直截了当向学生宣布真相,这是要冒极大政治风险的。于是,他开始经常向学生讲述中国史话、故事、传说等;从中他有意识掺杂一些隐晦但又可以意会的语言,以启迪学生,生发民族意识和民族感情。

  一天,于先生郑重地讯问学生:“你们爱听我讲的故事吗?”“爱听!”又问:“这都是哪国故事呀?”这一问,学生们都傻眼了,面面相觑,张口结舌。接着他又问:“你们是哪国人啊?”没有人举手回答。在他的追问下,有的答:“是支那人。”有的答:“是满(洲)人。”有的答:“是州人。”更有的人答:“是皇民。”还有一个回答:“是亡国奴。”然而,没有人知道或敢于回答“是中国人”的。

  于先生听罢学生们回答的全是日本对中国人的蔑称,哀叹不息,又痛心疾首,他语重心长地自问自答到:“我讲的都是中国故事,苏武、岳飞、文天祥、林则徐、秋瑾、孙中山等,都是中国人!我们也都是中国人!中国就是我们的祖国!”

  于先生那铿锵有力的话语,犹如醍醐灌顶,使学生们猛醒过来!是于先生把我们这些弃儿拢回祖国母亲的怀抱,是他给了我们学生一颗中国心!

  为了使我们学生永远牢记自己是中国人,加强民族意识,于先生花了一番心机,画了一幅孔子画像,张贴在教室墙上,在画像下写着:孔子名丘字仲尼,春秋时鲁人,初为鲁司寇,后周游四方,弟子逾三千,其中七十二大贤。

  不久,于先生要去就读长春工业大学,临别时,向我们赠言,一再叮嘱我们:毕业后,千万不能当汉奸狗腿子。

  “勤劳奉仕”

  备尝屈辱、歧视和奴役

  后来,我转学入市内旅顺师范公学校附属小学一部。这里,除了一位教授满洲语课本的先生是“州人”以外,领导、先生们全是日本人,他们担任日语、体操、历史、地理等全科教学。

  当时,正值日本发动的太平洋战争白热化,战火炽烈。在中国大地上,侵华日军蚕食鲸吞了大片领土。因为战争消耗,日本越战越吃紧,经济萎靡,百业萧条,物质匮乏,日用品短缺。旅顺口实行供给制。日本人以供应黄豆减少大米的供应,“州民”配给发霉苞米和橡子面。市面上,酒楼关闭,日本小饭馆偶尔开一次卖面条,门口竖起牌子:满人不卖。

  为了支援战争,殖民当局指示,要求“州民”中小学生,停课做“勤劳奉仕(劳工)”。我们先在关东神宫做劳工,后又去三涧堡土城子修建海军飞机场。他们强迫仅有十三四岁的小学生,挖坑抬土,每天干八个多小时,吃的是发霉的窝窝头,睡在满是跳蚤的大通铺上。

  旅顺高等公学校一年级学生在市内挖凿防空洞,二年级在三涧堡土城子修建海军飞机场,三年级在码头装运海盐运往日本,四年级在太阳沟鞍子山南建筑关东神宫。

  于是,工具代替了书包,工地等于教室,工棚代替了学校,中国学生变成了苦力。学校不再是学习求知的场所。“勤劳奉仕”是强迫劳动,这是根本接受不了的繁重劳役和身心摧残,所以,一看到劳动工具就反感,就用折扁担、断筐绳,破坏铁镐,磨洋工等,以默默然混时间的方式,无声地反抗,发泄内心的愤怒。

作者:shuai 来源:体育网 发布于2019-09-21 12:55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