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桩陈年杀人案俩人喊冤30载
编辑:admin 一桩(1)陈年(1)杀人案(1)俩人(1)喊冤(1)
字号:A-A+
摘要:邓冠群腿上仍能看到刑讯时受的伤。 虽然30年过去了,但那桩杀人案,因为邓冠群和黄庆忠的持续申诉,并没有成为马山县的旧闻…… 1990年6月9日一早,广西壮族自治区马山县四达街东

  邓冠群腿上仍能看到刑讯时受的伤。

  邓冠群腿上仍能看到刑讯时受的伤。

  虽然30年过去了,但那桩杀人案,因为邓冠群和黄庆忠的持续申诉,并没有成为马山县的旧闻……

  1990年6月9日一早,广西壮族自治区马山县四达街东风坳里,发现一具中年男性尸体。

  20天后,在马山县第五客栈门前摆摊的牙医邓冠群、待业青年黄福华和家住四达街的牙医黄庆忠相继被捕。一年后,南宁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判黄庆忠、邓冠群犯故意杀人罪,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黄福华犯故意杀人罪,有期徒刑十五年。

  三人中的邓冠群、黄庆忠,30年来一直喊冤。

  A

  “东风坳上有人被打死啦”

  邓冠群是马山县林圩乡合理村周庆屯人,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邓冠群和三哥一起跟着大哥学做牙医。学成伊始,他和其他人一样,游走在周边几个镇的集市上,摆摊看诊。“马山县人多,我那时决定住在第五客栈不走了,定在那里,就在客栈大厅里摆摊,不用只是集日出摊,平时每天都能出摊。”邓冠群说。

  1990年6月9日的情景,从被抓的那一刻,邓冠群就深深烙在了心上,“我9点多时,正在摆摊,上午有一个患者说,东风坳上有人被打死啦,我没在意,后来又有一个患者来,说东风坳上被杀的是个卖药的老头,我也没留意。后来下午3点,有警察来问我,懂(认识)不懂黄某环,我说懂啊,是我老乡,然后警察走了。又过了一个小时,又有警察来问我,懂不懂黄某环,我说我懂啊,然后这个警察告诉我老黄在东风坳死了,我才知道原来上午患者说的被杀的是老黄。”邓冠群说,他和死者黄某环关系确实不错,“他也是跑江湖的,在集上摆摊卖草药,当时他住在另一家客栈,因为也是林圩的老乡,所以关系不错。他经常来我摆摊那里找我聊天,经常一起吃饭,街上逛一下。”邓冠群说,“如果有女的跟他一起吃饭,我就自己吃。除了男女关系搞的乱,其他都很好。他对人很好,他被杀,我很意外的。”

  同样是“游医”的黄庆忠比邓冠群更早知道东风坳上有人被杀,黄庆忠的妹妹黄庆安指着哥哥从监狱中托人带出的字迹说,“我哥哥是当天早晨听到外面有声音,跟着附近邻居一起去围观知道的,当时警察还没有到现场。”

  东风坳是马山县白山镇前往上林、宾阳方向公路靠近白山镇的一段,两侧都是高耸的险山。一些当地百姓回忆称,1990年时,这里的路又窄又陡,路边有深约5米的小路,通向采石场。在警方的现场勘查笔录中,案发现场位于采石场内,54岁的黄某环1990年6月9日凌晨,被发现头西脚东仰卧着死在了那里,尸体周边有纷乱的踩压痕。

  案发20天后,在马山县第五客栈门前摆摊的牙医邓冠群被抓,而后待业青年黄福华也被抓,同年8月5日,正在摆摊的黄庆忠第三个被抓。               “1990年6月20号左右,晚上10点多他们把我叫到派出所,问到次日凌晨一点多,我才回来,问的都是黄某环,也没有做笔录。6月29号,我从南宁进材料回来,被叫到白山镇派出所就不得回来了。第三天给我转到了合群乡派出所,在那里,就开始刑讯逼供、诱供,”邓冠群说,“我不承认杀人,就会被反铐手指,跪在地上被打,膝盖都跪烂了,还会用电棍打。他们会反复诱导我说他们想要的话,说错了就被打。最后我只能承认我杀人,然后再反复翻供。”

  黄庆忠托人带给家人的信中,也曾详细讲述了他曾被刑讯逼供、诱供。与邓冠群一样,每次承认行凶后,黄庆忠都会翻供。狱中,黄庆忠才慢慢回想自己那几天与邓冠群和黄福华的交集:6月8日下午黄庆忠去买菜时,在猪肉行碰到邓冠群;7月下旬,黄庆忠因为牙痛曾在同一天去第五客栈找过邓冠群2次,但都没有见到邓冠群;6月9日,黄庆忠走出来准备上街摆摊时,看到黄福华骑单车也要去东风坳围观。

  B

  仨“凶手”并不太熟

  黄庆安说,黄福华与自家有亲戚关系,按照辈分,黄福华应该叫黄庆忠“叔叔”,但因为觉得不是一路人,所以黄庆忠及家人并不会与黄福华有过多接触。“我哥哥与邓冠群只是见面点头之交,与黄福华更是不太说话。那个死者黄某环,我哥哥根本不认识。”黄庆安说。

作者:shuai 来源:体育网 发布于2020-02-06 17:55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您可能喜欢的文章
热门阅读